新闻频道 股票 公司 宏观 快讯 基金频道 银行理财

中国第一支舰载机部队:航迹遍及五大洲三大洋(图)

2014-01-09 15:41:53

  

中国第一支舰载机部队:航迹遍及五大洲三大洋(图)

 

  参加护航任务的直九型舰载直升机。 胡宝良 摄

  

 

  参加亚丁湾护航的海军直九型舰载直升机正在进行针对性训练。 胡宝良 摄

  

 

  直九型直升机进行攻潜训练。 资料图片

  中新网北京1月9日电 题:中国第一支舰载机部队:航迹遍及世界五大洲三大洋

  记者 陶社兰

  黄海某海域,波谲云诡,电波横飞。“发现水下可疑目标活动,立即起飞搜索!”一声令下,北海舰队航空兵某团团长齐向龙驾机跃上海天。

  悬停,搜索,水下目标顿时现形,被齐向龙机组牢牢锁定。随着一声“攻击”的命令,一道红光离开机身飞入大海。稍许,大海一阵颤抖,目标被一举击沉。

  作为全军第一支舰载机部队,该团是一支让对手胆寒的空中劲旅。

  从岸基走向舰基

  由于历史种种原因,在中国海军建立后的近30年里,海军航空兵在舰载机方面一直是空白。60年代初,舰载机部队着手组建;70年代中期,中国海军第一支舰载机部队宣告组建。

  至今,这支舰载机部队创造了中国航空史上30多项第一,填补了中国军队历史上50多项空白,实现了从岸基走向舰基,从近海飞向远洋,从担负一般运输救护任务到作战任务的三大历史性转变。

  舰载直升机飞翔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空,在窄小的飞行甲板上起降,其训练难度可想而知。据美国安全中心统计,舰载机飞行员的事故率是宇航员的5倍、喷气式轰炸机飞行员的10倍。

  着舰是舰载航空兵部队提升战斗力的基本功。

  1979年12月30日,郭文才、于志刚、陈金龙分别驾驶3架舰载直升机,以近乎完美的标准动作在上海长江口着舰成功,标志着中国军队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舰载机部队诞生。如今,只要具备着舰平台的海军所有型号的舰艇,该团均能成功着落。

  从组建的那一天起,“勇当先锋”的血性就深深地植入了这个团队。别人不敢搞的训练,他们总是开山辟路;别人不敢飞的课目,他们总是一马当先;别人不敢执行的任务,他们总是主动请缨。

  1980年5月,该团首次在南太平洋执行任务。刚刚完成着舰训练不到5个月的4个舰载直升机组,随特混编队远赴太平洋,担负火箭溅落区的警戒、航测、遥测以及打捞数据舱任务。在火箭溅落区周围,西方多个国家部署了大量舰艇、飞机,准备争抢数据舱。为确保国家核心机密安全,郭文才机组提前进入降落点警戒区,在云低高仅150米、能见度不足1公里的超气象条件下,冒着随时产生静电和结冰解体的危险,仅用时5分20秒,把数据舱打捞上来。

  同年,中国核潜艇水下首次发射导弹取得成功。此时此刻,远在千里之外的舰载直升机受命紧急起飞打捞数据舱。数据舱记录着火箭在飞行过程中的重要数据,如果打捞不及时,就会自动沉入海底或被外国飞机打捞走,将对科研工作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

  政佃祥受命出征。他紧握操纵杆,直赴数据舱降落区。突然,在航路前方出现了云底高不足200米的浓积云,并下起了零星小雨。如果穿云产生静电,轻则使飞机仪表失灵,重则使飞机电路短路造成机毁人亡,而绕云又将耽搁时间。

  危险关头,政佃祥果断采取超低空贴着海面飞行。此时,南太平洋上风大浪急,凭着娴熟的技术,他驾机在数据舱高度20米悬停,起吊,回收,整个打捞过程一气呵成,时间仅用了3分28秒。

  从近海飞向远洋

  近年来,随着中国的综合国力显著增强,该团执行非战争军事行动任务越来越繁重。自1995年8月该团首派直升机出访俄罗斯始,他们先后随舰出访了60多个国家和地区,航迹遍及世界五大洲三大洋。参与执行25次中外海上联演。

  2006年,副团长李继辉随舰出访美加菲时,中美海军在美国西海岸开展了首次海上联合搜救演习。美军在一个划定的海区里,用一只小拖船模拟遇难船只,双方直升机同时升空进行搜索。

  在一个较为广阔的海区上,在限定时间内,发现目标船只,而且海面上还有游船等其他船只,并非易事。李继辉的飞行高度离海面不到100米,这个高度对直升机飞行来说更为困难。进入特定海区不到20分钟,全凭目视,他先于美军5分钟19秒发现目标船只。美方指挥员、太平洋舰队第七支队支队长吉尔迪赞叹:“中国海军飞行员优异的飞行和海上救援能力,令人叹服。”

  “那只船的舷号是‘731’,我到现在还记得。”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李继辉颇为得意。

  他完全有得意的资本。服役20年,他执行过许多重大任务,如九七香港回归、出访亚非三国、出访澳新两国、实兵拉动演习等。亚丁湾护航,他就去过两次,其中参与第四批护航时,纯驻舰时间就达274天。

  数据显示,自2009年开始参与执行亚丁湾护航任务以来,该团已8个批次执行亚丁湾护航任务,是海军航空兵部队出动人员、装备最多的部队,创下了中国海军护航史上20余个“首次”和“第一”。期间,曾出现了该团7个直升机组同时在亚丁湾海域执行任务的壮观场面。

  副团长崔敖曾两次参加亚丁湾护航。回忆起2010年他第一次参加护航时,一天里两次紧急升空的经历,让他至今仍记忆犹新。

  平时的飞行中,有一个完整的准备过程。然而在亚丁湾上,一切都变得非常态。比如直升机从出库到起飞,通常需要8分钟。而那天,崔敖3分钟就起飞了,“从来没这么快过”。因为,几十艘疑似海盗小艇,像狼群一样,向商船蜂拥而来。容不得丝毫的犹豫,他驾驶直升机,紧急升空。

  对于当时已有17年飞行生涯的崔敖来说,“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这样的起飞是第一次”。说不紧张是假话。其时,在亚丁湾护航的各国军队中,也有直升机曾受到海盗袭击的情况发生。

  “压力也是挑战。宁愿牺牲自己,也不能让商船被劫。”崔敖说。在编队的共同努力下,疑似海盗船只被驱离。结果,到了中午,又一次拉响了战斗警报。崔敖再一次紧急升空。有第一次实战的“垫底”,这次,崔敖从容多了。

  参加第十二批护航的程文刚,深入索马里境内接护被海盗劫持19个月多的台湾籍“旭富一号”渔船26名船员的经历,更为惊心动魄。

  这些船员在索马里某海岸被释放。而这个地点位于海盗经常出没地,他们随时可能再次被劫持为人质。

  2012年7月17日一早,程文刚机组即将飞机出库,进入一等作战值班。在风力8级、浪高6米,前期派出的两艘小艇无法靠近的危急情况下,他们临危受命,冒着夜幕降临而且随时可能遭遇袭击的危险,直升机超条件强行起飞。

  “索马里属于沙漠地形,如果悬停的话,发动机吸进沙石容易导致空中停车造成飞行事故,非常危险。”程文刚说。这时,他发现,海水开始退潮,露出一片半干半湿的沙滩。

  凭借着过硬的飞行技术,程文刚在约10米宽的潮湿沙滩上,采取半米悬停、右轮软接地方式,把第一批3名船员接回常州舰。

  就这样,飞了6个架次,程文刚终于在天完全黑透之前将26名船员安全接护上舰,创造了海军护航史上8项第一。

  从一般到多样化

  目前,该团由当初的单一运输机种,发展到今天具备多种作战能力的新型多用途直升机,从担负一般运输救护任务拓展到执行多样化任务。

  反潜,如同“大海捞针”,如何立足现有装备提高直升机反潜的成功率?时任主任赵树民带领战友们探索具有中国海军特色的航空反潜战法,先后提出多个新课题。

  为了提高反潜效率,该团进行了探索,由一名经验丰富的长机战术指挥长担任反潜战术“总指挥”,根据战场态势及时调整搜索战术,变换搜索位置,在第一时间定下作战决心。

  2007年3月7日,在新课目首飞的训练场上,赵树民不断发出指令,调动3架反潜直升机贴近海面交叉接力飞行,根据水下目标运动迹象及时调整搜索战术、变换搜索位置点、交替使用搜潜设备,保持连续跟踪并选择最佳攻击时机,成功验证了新战法。海军第一代航空反潜战术指挥长正式在海空亮相。

  团政委姜阳一直在该团服役,曾被评为全军优秀参谋。他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些年,团里的使命任务不断拓展,多样化任务日益繁重,比如到亚丁湾护航,长则10个月,短则7、8个月,既艰苦风险又大,但没有一个怯战的。

  2008年,日本因地震引发福岛核电站泄露,上级命令该部两架救护直升机紧急集结舟山随和平方舟医院船遂行人道主义救援任务。接到命令后,姜阳有点担忧,毕竟这次任务直面核泄漏,官兵有恐惧心理也是难免的。

  “出乎意料的是,征求空地勤人员意见时,他们纷纷递交请战书,强烈要求把最危险的任务留给自己。我常常被官兵们感动,也很受教育。”姜阳说。(完) 

相关文章